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内衣品牌 > 正文

郭德纲央视亮相两分多钟暴露两个问题风格和粉

更新时间:2021-11-21

  电影频道制作了一个晚会《潮起中国·非遗焕新夜》,由于郭德纲的加入,网络上引起了一阵喧闹。

  从该节目开始官宣演出阵容起各种自媒体和粉圈就在网络上鼓噪,让人一度以为这是一个大型综艺,有可能会像《笑傲江湖》或《欢乐喜剧人》连续霸屏几个月那种,而郭德纲则担任导师,正襟危坐指点江山那种。

  没想到,等看完这台晚会才知道,这个节目精彩纷呈,并不是一个喜剧类节目,更不是相声类节目,而是一台专注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主题晚会。

  郭德纲在晚会中总共亮相两分多钟,也不是说相声更不是当导师,主要表演内容是为观众介绍了一下“北京中轴线的故事”。

  《潮起中国·非遗焕新夜》晚会结束第二天,网络上就出现了网友制作的郭德纲集锦,其关注点不是他演讲的内容,而是他的目光。

  短短两分多钟的演讲,郭德纲的目光有多次不自然地往上方瞟,因此有网友猜测,这很可能是他在看提词器。

  其实在出席一些重大晚会时嘉宾或演员看提词器并不罕见,甚至可以说是常态,比如《吐槽大会》就被曝光用提词器,很多新闻节目也是,这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情,毕竟为了保证台词不出差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再说了,现在的演员和过去也不能比,以前台词不光背下来还要深刻理解,现在能自己一口气说完五句台词的就算是优秀演员了。

  但是,这件事如果发生在郭德纲身上就显得有点儿不正常了,毕竟他是吃开口饭的,讲究的就是出口成章,他自己也多次说上台前从来不对词,全是现挂,这样的郭德纲怎么可能连两分钟的台词都背不下来,你让他说两小时都行,怎么可能还需要提词器。

  对这件事,笔者认为,一方面,郭德纲即使会背台词,看提词器也不算啥,估计节目组也会有相关要求,让演员务必保证台词准确,这样也是对观众负责。

  很多人都不懂,敞开了说话其实很容易,很多教师和教授乃至销售培训师,随便给他们一个话题,给你扯两小时的闲篇都跟玩儿似的,尤其是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师傅,那要敞开了聊,从北京开到上海都不带重样儿的。所以,郭德纲一张嘴就能聊两三个小时并不算多大的本事,开个玩笑,他都不一定聊得过老北京胡同和天津茶馆里的大爷。

  反过来,能把语言做到最简最精才是水平所在,最直观的就是春晚上的那些相声。我们听过的姜昆唐杰忠、牛群冯巩等人的经典相声多数都在十几分钟,那是因为他们只能说十几分钟吗?当然不是,敞开了说,一段相声说半个小时乃至一个小时其实更容易,反之把一个小时的相声精简成十几分钟才是大本事。

  如何把相声在精简的状态下也说成经典,就是郭德纲面临的一个难题,他也不是没上过春晚,但他在春晚上说相声的水平比曹云金还差着一定距离,这就是问题所在。

  相信看过《德云斗笑社》的网友都会发现,郭德纲的一些徒弟们也开始说短小精悍的电视相声,虽然表现有些青涩,但也算是在进步之中。相信在未来,德云社应该可以出现一批能在小剧场也能在电视说相声的人才。

  郭德纲本人在刚成名时也能说好十几分钟的精简相声,比如《西征梦》就有比较精简的18分钟版本,郭德纲于谦2005年在邀请赛上说这段时那是干干净净,台下的刘兰芳、姜昆、赵炎、李金斗、唐杰忠和赵连甲等人被逗得哈哈大笑。

  但是,成名后的郭德纲反而把握不好精简的相声,连说个单口相声都要扯一半时间的闲白,常年演出不对词,这对于演员的成长来说并不是好现象,说句不好听的,他的表演能力似乎处在退化的状态,这对于一位四十多岁的相声演员来说并不正常。

  所以,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老郭确实看了提词器,但他存在的这个短板也是人所共知的。

  郭德纲登上《潮起中国·非遗焕新夜》舞台的身份是嘉宾和演员,但因为这台晚会的名字上有“非遗”二字,所以德云社的粉圈掀起了一阵“郭德纲是央视认证非遗相声传承人”的鼓噪,贻笑大方。

  非物质文化遗产相声传承人这个称号和央视及电影频道无关,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是由国务院相关部门认定的,目前在相声行业有且只有三位:常宝霆(已故)、姜昆和马志明。

  郭德纲只是参加《潮起中国·非遗焕新夜》的一名演员,和“非遗相声”八竿子打不着,主办方邀请他只是让他介绍一些北京中轴线的故事,郭德纲在中间提了一嘴德云社相声也被主办方给掐掉了。

  更有甚者,还有的粉圈希望郭德纲能努力把相声从“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单里拽出来,可能这位粉丝的心是好心,但这文化水平可能确实有点“九漏鱼”了。

  其实,德云社已经是一家比较有规模的传媒公司,企业内部也在悄然发生着改变。

  一方面,德云社也开始学习其他相声团体,主动到各地进行公益和慰问演出,体现公司的社会责任。

  另一方面,德云社演员们也在表演中有意识减少之前备受诟病的一些“三俗”内容,证明德云社也知道“三俗”只是权宜之计,必须随着公司规模和影响力的扩大而改变,你看《德云斗笑社》里的一些相声不是挺干净的吗。

  再一方面,郭德纲本人和德云社也在积极响应曲协等部门关于净化相声的号召和倡议,所谓《我要反三俗》那都是过去式了,现在提倡“反三俗”的声音里也有郭德纲和德云社。

  但是,德云社的很多粉丝却依然活在过去,依然在反“反三俗”,依然在给郭德纲和德云社帮倒忙,比如这次《潮起中国·非遗焕新夜》就是,明明老郭就是过去说两分钟的中轴线故事,一帮粉圈却非得鼓噪成“非遗相声传承人”,甚至还扬言打脸这个打脸那个。

  对此,估计郭德纲自己看了都会头疼,面对这样的粉圈,他管吧,投鼠忌器,不管吧,早晚是个问题。山西光伏组件检测


友情链接:
时尚品牌网SSPP成立于2000年,专注服装品牌(男装品牌女装品牌童装品牌内衣品牌),时尚品牌(皮具鞋帽美食餐饮品牌)品牌加盟连锁,品牌代理信息的网站。